偷拍女孩身体的变态,出租室内隔壁小姐的呻吟

来源:http://www.heyin16.com 作者:神话传说 人气:153 发布时间:2019-06-14
摘要:啊,啊,啊!!!一阵阵轻微低沉的呻吟声又一次从隔壁传来,小王就住在传出呻吟声屋子的隔壁,每天听到这样的呻吟声,刚开始,小王很不自然,他没有女朋友,生理问题没地方宣

啊,啊,啊!!! 一阵阵轻微低沉的呻吟声又一次从隔壁传来,小王就住在传出呻吟声屋子的隔壁,每天听到这样的呻吟声,刚开始,小王很不自然, 他没有女朋友,生理问题没地方宣泄,听到这样的声音足以让自己心潮澎湃好一阵,但是时间长了,小王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了,只是还没有见过隔壁呻吟的女人到底 长什么样子。每当呻吟声想起的时候,都会对此女人的 相貌进行联想,声音真是太诱人了。 每当呻吟声想起的时候,都是午夜十二点甚至下半夜,前半夜隔壁是没有任何声音的。 小王是在一个网吧上班,从上午十二点到晚上十点,下班吃晚饭,看一会电视的功夫,隔壁就会想起一如既往的声音。 这个男人的身体真是太强了,每天晚上都做,能受得了吗?小王总是心里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他从来没有尝试过和女人在一起的味道。 这天,小王心情不是很好,想找人说会话,他打电话给他的朋友海涛,海涛是他的高中同学,每天没事干。不一会海涛来了,小王的房间真是太小了,他其实租房子也是无奈,这个房子是他父亲离婚时留下的,赶上了城市规划,占了他家的房子,政府才把他安排到这个出租屋内。 海涛问小王怎么了,小王说,这几天,隔壁的呻吟声似乎没有了,我好几天也没有听到了。什么呻吟声?海涛问。 小王说隔壁的女人的呻吟声,声音分甜美,每天都和男人做,似乎分享受,但这几天突然就没有了。 不会吧,是不是你的幻觉啊,海涛问,如果是真的话,我今天要听听了。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你自己一会听吧。 海涛为了听得更逼真一些,他找来了几只玻璃杯子,倒扣过来放到墙上,这样就起到了放大声音的效果,如果有声音传过来,就会听得很逼真。 但是,直到晚上十二点了,声音还是没有传来,海涛就问小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小王说,真的,我没骗你。小王喝了一口水,把耳朵附在墙上听,但是没有声音。 海涛说,得了,哥们,估计那哥们射的太多射死了,我可没这闲功夫等了,你还是自己享受吧,我回去了。 就这样,海涛走了,小王心里不是滋味,听不到这种声音睡不着觉不说,还导致他这几天闷闷不乐的。 海涛大约走了十分钟,突然,隔壁传来了呻吟声。 哦,老公,我要啊,爽,,,一种欲罢不能的占有欲突然充满了小王的整个头脑,他想占有这样的声音,甚至占有这个女人。他急忙拿起电话给海涛,说隔壁又想起来了,海涛说,得了,哥们,我够点背的,我在她不叫,我走她就叫,我不回去了,你自己慢慢享受吧,说着挂了电话。 小王听着这种淫荡的声音,甜甜得进入了梦乡。 想必是呻吟声的**大于遐想的空间,小王上班都是心不在焉的,老板几次问他是不是生病了,但小王低头不答。你回家休息吧,老板说,看你这个样子好像是生什么病了吧 谢谢老板,说着小王回家了。 看到家,隔壁就传来了呻吟声,不对啊,小王心想,白天也不休息? 小王急忙给海涛打电话,告诉他白天也能听到这种动人的声音。海涛很兴奋,说一会就到。 不一会功夫,海涛来了,小王正贴在墙上享受着这种声音。我来听听,海涛急忙把杯子放到墙上,可是,海涛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我靠,你不会是幻觉吧,海涛问,我咋就没听到呻吟声,再说大白天的谁干这事。 真有这事,你咋就不信呢,我真听到这种声音了。 得了,你还是继续吧,对了,你吃饭没,群殴请你吃饭,咱们好长时间没有聚聚了。.. 还没有呢,去哪吃啊? 楼下啊,那的菜还不错,最重要是便宜。 好吧,等我收拾一下屋子 还收拾个屁啊,装吧你,是不是没幻想够呢? 别瞎说了,你咋就不相信我呢。走吧,吃饭去。 海涛就是不相信小王所说的话,为什么他能听到,我就听不到,我今天不走了,非要听听这个隔壁的声音。 他们来到楼下,点了几个小菜。小王这几年在网吧打工也没赚到什么钱,自己高中毕业本来有了个好的前程,已经考上了大学的他,因为父亲他的一切都改变了, 母亲也离开了这个家。他的父亲进监狱这几年,他从来没有去看过他,是因为他把知道的人生给悔了。想着这些,小王喝醉了。海涛一看关键时刻就醉倒,心里这个 骂啊,但是,想到隔壁会传来 那种诱人的声音时,他还是乐呵呵得交了钱,扶着小王回到了出租屋内,海涛也对女人充满了好奇和渴望,年轻人嘛 他们俩回到了出租屋内,小王已经醉的不行了,海涛把他扶到床上,自己坐到了床上,打开电视看,电视里真演王宝强的人在囧途,一部不能再烂的电影,海涛看着呼呼大睡的小 王,一边又看着无聊的电影,心里烦躁起来。 大约看到午夜二点的时候,突然,隔壁传来了呻吟声,这种声音不用扶墙于耳听得真真切切,真的是荡气回肠的呻吟,简直是在享受着人间的快乐,海涛这时的心早已被这种声音勾得魂不附体,终于听到了自己盼望的声音。 他马上叫醒了正在熟睡的小王,小王不情愿地说,钱不是给你了吗? 还和我装什么糊涂,我早付钱了,你就装吧,快起来,隔壁呻吟了。是吗?那你听吧,我不喜欢听。 你不喜欢?是不是你已经厌烦了,但是装清高呢。 小王继续睡觉,海涛把杯子放在了墙上,声音骤然大了很多,真是享受啊,那个女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呢,听声音好像是很美啊,美妙的呻吟声叫了接近一个小时,终于不叫了。 海涛分满意,下面肿胀了好像。 这一夜,海涛很享受,满足了自己的偷听欲,同时也验证了小王说的是真的这个事实。 小王早上起来的时候头还是疼的厉害,浑浑噩噩起来刷牙洗脸。洗完了脸,小王想出去买点东西,当他走出了大门的时候,看到从隔壁出来一个男人,原来是隔壁的男人,小王见过他,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女人。 隔壁男人姓张,小王上前和张哥打招呼,张哥,出门啊, 是啊,我出差,这一走怎么也得十天半月的,你没事的时候帮我看看家,咱们这么长时间邻居了,呵呵。 让我照顾他家,没有搞错吧,半个月回不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好吧,张哥你就放心吧,我会帮你照看的。 听着张哥帮助他照顾他的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王的生活继续,每天上班下班,他下班后,到超市买东西。 现在的超市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那种,很方便,小王买了一瓶牛奶和饼干,就当今晚的宵夜,付款的时候看到款台边上放着一盒盒**,上面的女人真是诱人啊,,小王有些冲动,想抓住那盒**,但是手始终没有过去,但是眼睛顶住它就是不放。 营业员看着他的行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说了一句,你买吗? 我,我不买,我买那个没用,呵呵,多少钱? 付了钱,他径直回到了家。 回到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小**想**睡觉,突然,一件非常怪异的事情发生了,给小王下出了一身冷汗。 他急忙打电话给海涛海涛你快点来不好了,什么事情啊? 你来了就知道了。 海涛马上打车来到了小王的住处,刚进屋,见小王拿着杯子贴在墙上正听的入神呢,怎么了,王哥,海涛问海涛,你听到声音没有,隔壁的呻吟声? 我听听,说着,拿起杯子贴在墙上听。没有啊,我什么也没听到啊, 什么?我分明听到了,你怎么说没听到呢,我和你讲,隔壁的男人今天我见了,他出差了,得半个月能回来,他男人都走了,隔壁怎么还会有呻吟??? 不会吧,你是不是听错了,我怎么就听不到呢? 你还是不相信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我确实没有听到声音啊,难道? 难道什么? 不会是有鬼吧? 什么鬼啊,我不信那个,要不咱们去隔壁看看吧,小王神色有些慌张, 王哥,你是不是幻觉啊,这哪有声音啊,再说有声音也和咱们没有关系啊,人家的生活就这样丰富呗,也许这女的自己弄呢,也许是她有其他的男人了,这也不好说啊,但小弟确实没有听到声音啊? 不信算了,小王有些不悦。正在这时,隔壁真的传来了呻吟声,但是这个呻吟声的声音比以前更大了,仿佛整个楼里都能听到,而且声音夸张的尺度和正常的不一样,不是那种 享受,而是掺杂着狂野,偷欢的情愫。听到没有,我没有说谎吧?小王说。 靠,还真有啊,我真服了,难道她在**? 我要去看看,我去看看,这个女人太贱了,大哥刚走,怎么能这样,我要去。 你疯了吧,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啊,是不是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 那你就别管,人家**管你屁事。 我要过去看看,说着,冲出房门,海涛拦都拦不住。 小王直接来到了隔壁的门口,大手咣咣敲门,敲了好一阵,终于门开了出来一个穿睡衣的女人,这就是每天发出令人神魂颠倒的女人,此女人手如柔荑,肤如凝 脂,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 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真是美人坯子啊 你有什么事?女人问 我没什么事,我想告诉你做事的时候小声点 还有其他的事吗? 没有了, 进来看看嘛? 小王向屋里看了一眼,床上有个男人正抽着烟 我不进去了这时海涛拉着小王急忙回到屋里,连忙说,对不起大姐他喝多了。 你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我有病 今天小王不只是什么原因,听到隔壁的呻吟声就是不爽,难道这种不属于自己的呻吟声在顷刻间毁掉了他的梦? 为什么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那女的长的实在是太漂亮了,为啥要做出这种事情呢,我是不是该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张哥呢? 第二天,当小王上班的时候,看到了隔壁的女人。 来呀,小王,准备上班呀 是,我去上班 女人正在择菜 小王啊,昨天晚上的事呢,你可能是误会我了,我呢,看你也和我们这么长的邻居了,告诉你吧,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不是那种女人,你哥回来呢,请不要乱说好吗? 小王不说话 这样吧,等你下班的时候我去你那,我有话要说,还有啊,我晚上给你做点汤喝,**子的汤做的可好了。 不用了 要得,要得,一定要喝的。呵呵 晚上的时候,隔壁的女人进了小王的房间 哟,小王弟弟啊,你没锁门啊,呵呵,来,尝尝姐姐给你做的汤 哦,你放那吧,小王看着隔壁姐姐的火辣身材,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强忍着, 小王弟弟啊,我今晚来呢,想和你说一件事,那就是昨天晚上的事,你别放在心上,其实呢,你也不小了,但是男女之间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呢? 再说我和你张哥,呵呵,事情很复杂一句话两句话是说不完的,纷纷扰扰的世界,哪有那么简单的,再说你家的事吧,你爸进监狱。。。 你自己的事说完了吗?小王打断了隔壁姐姐的谈话 你看你这个孩子,怎么不听我说话呀,姐姐今晚来和你解释解释还不是为了你好呀,是不是呢? 姐姐今晚的衣服好看吗? 不好看 你看了吗。你怎么不敢面对我的眼睛,你偷听的本事哪去了? 我没偷听 既然你都偷听了,那你就要保守秘密 我没偷听你们的声音 呵呵,姐姐都明白的,你今年也不小了,你看姐姐怎么样 不怎么样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呢,你们家人怎么都。。。 小王一把将姐姐按在床上说 你再提我家里人,我整死你!!!! 半个月以后,张哥回来了,小王和张哥打了个照面就去 上班了。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邻居大妈给他打电话 小波啊,你快回来吧,家里出事了,**找你呢? 找我什么事? 你先回来再说吧 好的,我马上回去 小王急匆匆向家里奔去 小**到家门口,见家门口围了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径直走到了院子里,院子里也都是人在围观,他住的二楼上有几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在隔壁进进出出。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把小王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大妈 小王啊,是我打电话叫你回来的**正找你呢, 出什么事了,大妈

01

陪她看完脚伤一起打车返回泡泡公寓,路上我提着医院给她开的药和病历袋,无意的瞥了一眼病例上的名字——伊洛七,年龄那栏空着没写,伊洛七,这个名字挺有意思。

男友苏离车祸去世后,唐芳就一个人住在公寓楼的705室。

此时我的肚子已经不在咕咕作响了,想必是已经饿到极限了。

唐芳今年24岁,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职场,和写字楼里的每个白领一样,每天朝九晚五。

她也应该没有吃午饭, 想顺便叫她一起去附近的餐馆吃个饭,我话音还未落,她就干脆的拒绝了:“不用了,我不饿,早上喝了牛奶。”

三年前,在她和男友准备领证的前一天,男友被一辆没牌照的汽车撞了,当场死亡,而那辆肇事车逃得不见踪影。

“这喝牛奶怎么算吃饭呢,走吧走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还受伤了就更要吃饭了。”我几句自以为幽默的快言快语遭到她一脸鄙夷。

因为路段比较偏僻,没有摄像头,行人也少,三年过去了,警察还是没能抓到肇事司机。

我说不清楚为什么当时为什么非要和她吃那顿饭,按说她受伤我也陪她去了医院,算作是心里的补偿,当时也并没有色性大发的想要泡她,只觉得这人该吃饭时就得吃饭,女人所谓的拒绝,有时那种似有似无的磨唧,最让人受不了。

这天傍晚,唐芳下班回家,从公寓保安室拿了快递,走到家门口,听到一阵呻吟声从对面708室飘出来,唐芳往对门一暼,心砰砰就跳了起来。

我假装看不见她有点厌烦的眼神,边扶边拉的和她一起进了餐馆,简单的点了两菜一汤,心想我又不是要泡她,没必要的显摆大方点很多菜,

这家怎么这么不要脸,做爱居然还要开着门!

伊洛七只想早点回到家自己呆着,不想再继续和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多耽搁一分钟,只吃了些菜,喝了一小碗汤。

可她又按捺不住好奇心,蹲在门口偷偷地看。

这美女难道都是天生的小鸟胃,我真是饿坏了连吃两碗米饭。

房间里,女人赤裸着一条雪白大腿,盘在男人的腰上,脚尖随着男人的上下起伏在空中勾勒圆圈,男人喘着粗气,一下下地冲刺,让女人禁不住发出尖细又满足的呻吟。

那顿饭后就没什么交集了,大约是过了两周左右,公司破天荒放半天假,我悠哉的吹着口哨刚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准备开门,身后的走廊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音,有说有笑的朝这边走来,是伊洛七,我看见她后主动打招呼,她看到了我微笑着过来打招呼,完全不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冷淡:“你好啊,好久不见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香艳场面,唐芳不由得口干舌燥,身体里也蹿出一团火苗。

我没注意到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我略显尴尬,勉强的和他们点了点头,也算是礼貌的打了招呼,转身开门准备进去,“方冬,我给你介绍,这就是那位热心的邻居,就是上次陪我去医院的那位,哦,对了,我都忘了问你的名字了,你叫什么?”

是啊,自从苏离去世后,自己已经三年没碰过男人了,现在她多想找个男人发泄一下身体里的欲望啊。

伊洛七说完依旧用甜美的微笑看着我。

这样想着,手机铃声忽然响了,她吓了一跳,急忙摸出手机关掉。

  “哦,我,你叫我正宇好了。”我有些木讷的回答。

听到这铃声,里面的人动作停了下来,房间里响起脚步声,离门口越来越近。

“这位是我男友,方冬。”洛奇说完,转身看着方冬一脸甜蜜,方冬没有说话,朝我笑了笑,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友善。

唐芳急忙开门进屋,脸色有些发红,她拍拍胸口,长舒一口气,好险,差点被人当场抓住。

“方冬,我们要一起请人家吃个饭,感谢一下正宇。”伊洛七还在说个没完,感觉方冬有点不耐烦了。

吃过晚饭,唐芳躺在床上,想到傍晚在门口偷窥到的场面,心里也开始痒痒的。

“呵,不用客气啦,那些也是应该的吗,我先进屋了,还有个电话要回。”我识趣的找个借口赶紧闪进家。

那两个人应该是长久未见的情侣,一见面就干柴烈火;或是新婚久别的夫妻,重温新婚时的快乐,仓促得连门都没关好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个男人我浑身不自在,她男友!明明是接近中年的男人,还单身,怎么会!我懒得为这种和我不相干的问题浪费脑细胞继续去琢磨。

这样想着,她的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双手不自觉地开始在身上游离,搓摸着胸前的那团凸起,然后一路往下,直到双腿之间的神秘地带。

晚饭时间我自己煮了袋速冻水饺,开罐可乐坐在客厅边吃边看电视。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竖起来总想听见些什么,显然2406的大门无人出入,没有一丝动静,我心里咒骂自己怎么这么猥琐,什么时候开始对别人的隐私这么感兴趣了。

快感如潮汐起起伏伏,唐芳眯缝着眼感受着身体的快乐,也忍不住轻声呻吟了起来。

吃完去厨房洗干净碗筷,打开电脑玩了会游戏,虽是单身爷们,可咱不是那种邋里邋遢型,厨房从来不攒脏碗筷不洗,工作后的我业余生活其实过的也挺不上进,除了上班就全用来消遣玩游戏,和学生时期每天争分夺秒学习看书的日子再也没法联系在一起了。

就在这时,窗外有光影闪了一下,她回过神来,看着门外的阳台,觉得有点不对劲。

玩完游戏,冲个澡走进卧室,倒头就睡了,我属于那种神经衰弱爱失眠的人很羡慕的那类人,挨着枕头就能睡着,大学女友常说我睡起来是猪它亲戚,我骂她说在哪里见过这么帅的猪啊。

仔细一看,她发现阳台并没拉上窗帘,而阳台外正站着一个模糊的黑影,手里拿着一个反光的东西。

这次又是睡到深夜,突然惊醒,隔壁像是又摔碎了什么东西,我彻底醒了,干脆坐起来,快速下床,光着脚悄没声息的把自己就这么完全的贴在了墙上,侧耳倾听,哦不,这么美好的词汇不适合此时的行为,是侧耳偷听,这算是偷听别人的私生活吧,不管了,此时我就是很想知道隔壁发生什么了,索性身子又贴墙更紧了,墙那边传来的是哭声,是伊洛七。

偷窥狂!唐芳急忙穿上衣服,来到阳台前推开窗子。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今年之内就和她摊牌。”那个男人一直在哄她,是方冬。

隔壁的阳台上,男人正冲着她笑,见她走到窗前,男人冲她点了点头。

伊洛七为什么摔东西又哭,那个方冬要和谁摊牌。

唐芳看着他手中拿着的东西,心里的火一下子升了起来,那是一个便携DV,刚才她看到的反光就是DV的镜头。

几秒钟后,我就大致琢磨出故事内容了。

从阳台的这个角度看去,卧室里那张床上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伊洛七年轻貌美,男友方冬明显年纪不轻了,除了艺人,到这般年纪还是单身的男人,少之又少,又或者他是离过婚了,单从他衣着考究的外表看来,估计也不是一般人,为了伊洛七和谁摊牌,想必那个人定是他的原配妻子,那么这个伊洛七就是小三儿呀。

唐芳心里无限懊恼,刚才忘了拉窗帘,自己在床上的自慰行为,肯定都被隔壁的男人拍了下来。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出于不相干的正义感,瞬间鄙视了伊洛七几秒钟,就几秒钟。

想到这些,她有些害怕,自己的一场享受,变成了别人的偷拍素材,也许还会放到网上高价售卖。

我还在兴致勃勃的贴着墙壁,此时和偷窥狂没什么分别,过了一会就没有什么动静了,我有点失望的回到床上,看了眼时钟,K,已经三点了,早上还要上班,刚上床躺下隔壁又传来了些动静,我几乎是飞下床瞬间又贴在了墙上,这墙壁真他娘冰。

唐芳心里骂了一声变态,气愤地关上阳台拉上窗帘,回到卧室,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个陌生人在添加自己微信的申请,还附着一条留言:我手里有你的录像。

汗,这动静是什么声音,只有喘息声和洛七的小声呻吟,这会我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偷窥狂,条件反射的回到床上。

看到这消息,唐芳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脑子里立即想起隔壁阳台上的男人:他到底想做什么?要钱还是要……

话说有了互联网,青春期的我,为了自己解决生理问题,也曾看了不下百部的A片,怎么这次听到这种声音如此不舒服,是因为这声音的源头那边是伊洛七吗,是我认识的一个美丽的女人。

02

墙那边过了好一会彻底静下来,没有一丝声响,这夜又变得死寂般安静,我还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何时窗外已经蒙蒙亮了,我竟然失眠了。

就在唐芳胡思乱想之际,有人敲门,唐芳在猫眼里往外看了看,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公寓保安和两个警察,唐芳心里满是忐忑,不知道警察来做什么。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偷拍女孩身体的变态,出租室内隔壁小姐的呻吟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

上一篇:笔者的人生路像开了挂,镜中女鬼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