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戏阎王,荒野酉时勾错魂

来源:http://www.heyin16.com 作者:神话传说 人气:188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书生戏阎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早年间,在胶南区有个叫“邢都城”的地方,有个大户人家姓邢,他家大业大,本地人都叫他“邢员外”,膝下有五男二女。由于儿、女们都不

书生戏阎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早年间,在胶南区有个叫“邢都城”的地方,有个大户人家姓邢,他家大业大,本地人都叫他“邢员外”,膝下有五男二女。由于儿、女们都不缺吃、不缺穿,在娇生惯养中长大,每个都长得肥头大耳,大家都称呼为邢大胖、邢二胖、邢三胖,女儿叫肥大丫头、肥二丫头。 
   邢员外是当地胶南区的一霸,欺男霸女、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欺压百姓、无恶不作。除了见了官场上的大人物,毕恭毕敬,就连一地方的七品芝麻官县令,都不放在眼里。他家的豪华住宅不但大,而且分为成东西两个院子。东院房舍高大,建筑华美,住着邢员外一家。西院是长工院,住着长工和仆妇们。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但恰恰相反,邢员外的几个孩子中,除了“邢三胖”之外,每个孩子,没有一点像他父亲的遗传基因,都通情达理,善待他人,像他那位心地善良母亲的人品。可邢三胖自幼得父亲邢员外偏爱,顽皮、任性,兄弟之中,数他最刁。
   小时候,由于邢三胖体质不好,不是生疮就是生病,经过算卦先生的掐指一算,说:“邢三胖命硬,八字生在酉时上,小时候父亲压着他,他就会生疮生病,长大了一定会客死父亲的。”邢员外听算卦先生这么一说,心里有点慌了,给算卦先生送了几十两银子,请让他化解。算卦先生说:“让他认个干爹,并且这个姓有十八个孩子组成”。邢员外一听蒙了,自己家大、业大,三妻四妾加起来生的孩子,都没超过十八个,哪里能找到生了十八个孩子的父亲?邢员外开始在胶南区到处打听,寻找生了十八个孩子的父亲,找了半年都没找见可以配自己的孩子邢三胖的干爹。
  看着自己的最小的儿子邢三胖,病秧子的小样子,邢员外心里着急了!再次找到这名算卦先生说:“你不会骗我吧!我找遍了整个胶南区,就没找到有十八个孩子的父亲,你把我给你的赏钱都得一两不少拿回来!否则,我把你告到官府!”
  “邢员外,你也是大名鼎鼎的当地一位富豪,也知书达理,四书五经读了不少,咋连这么简单得道理都不明白呢?十八个孩子,不就是一个姓‘李”字嘛!找个姓李的给你的小儿子认个干爹,不就解决了!”
  邢员外才明白了过来,自己巧取豪夺,经营了大半辈子,可自己的智力,还不如一个走江湖的算卦先生,感觉自己真惭愧。不过算卦先生给他解决了儿子命硬的问题,他为了感谢,也给了些碎银,就算是知恩图报吧!
  天下的事情,无奇不有,给他当长工、住在西院子里的真有个姓“李”的,大家都称呼他为李老头。在外面找个姓“李”的给自己的小儿子邢三胖认干爹,还得有种人干爹的仪式,遇到逢年过节还要送些慰问品,得花些银两。不如把自己家干活的长工李老头,给自己的犬子邢三胖认成干爹,即不花钱,有认起来方便,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给他任何礼物,他也给自己的儿子邢三胖情愿当干爹,只要把命克好就行。
  说来也怪,自从邢三胖把李老头认成干爹之后,病也渐渐地好了起来,长得个子不但矮,而且胖,因此,胶南区的所有的人,见了邢员外的三儿子,一般不叫“少爷”,却都称呼“邢三胖”。
  转眼间,邢三胖长到了成年人。邢三胖在社会上结交一些花花公子,流氓无赖,长年累月游街串巷,酒馆进,妓院出,日赌夜嫖,经常惹事生非。可每当事发后,别人告上门来,邢三胖就往自家的长工们身上推,都说是那些长工,让他去干的。让西院住的那些长工们,整天替他承罪受罚。事过之后,他还暗地威吓长工,准向外人说穿,如果不依,就要找人收拾他。长工们各个畏惧邢家权势,他们都家中贫寒,倘被开销,无路可走,因此只得忍气吞声,默默地承受着一切罪过。就连他的干爹李老头也不放过,这样一来,邢员外家的三少爷、邢三胖,胆子越来越大。
    几年后,哥哥邢二胖娶了个媳妇,也是他的嫂子。长得花容玉貌,年轻风流,邢三胖一见,垂涎欲滴,不出半年,就勾搭上手。日子长了,有次被哥哥邢二胖当场拿获。邢三胖恼羞成怒,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哥哥邢二胖在茶中下砒霜毒死,悄悄埋在自家的后花园里。可哥哥邢二胖死后,冤魂不散,在阎王面前告了张状。阎罗王一听邢三胖罪行--奸淫兄嫂、杀死胞哥,十分的恼怒,立即吩咐殿前的黑白无常去将邢三胖捉进地府问罪。谁知那天晚上,东院住的邢三胖又外出,去妓院嫖娼去了,黑白无常找了一夜没找见,在第二天又找了一天,在周围找了个遍,没找见个邢三胖的踪影,眼看快要到时辰了,回到阎王殿去交差的时候了,黑白无常心里有点恼火了!耐不住性子了!
  恰好就在这时候,从荒郊野外刚干活回来的李老头在黑白无常的身边路过,和他一起干活的的长工,都叫“邢三胖”他爹,为了不错过“酉时”,好给阎王交差,反正听到了“邢三胖”,黑白无常,交头接耳嘀咕了一会儿,意见基本达到统一,就紧紧跟在李老头的后面,等李老头吃饱了晚饭,不能让他空着肚子,进阎王殿。等了半个时辰,黑白无常就立刻用勾魂锁链,勾住邢三胖的干爹李老头魂魄,在“酉时”活活地捉进了幽冥。
   长工邢三胖的干爹李老头来到鬼门关,守门的小鬼却不准他进去。说他罪恶深重,殿殿有罪,狱狱有名,要先到一殿溜沙坡听候发落。李老头来到一殿,执法的小鬼把他押去一和其它鬼魂一起背沙。可是他后面的那些鬼魂都爬上去了,他却怎么也背不上去。执法的小鬼感到奇怪,就把这事报告了一殿殿主秦广大王。秦广一听,说:“可能他前世作恶太多,须得先去过刀山,蹈火海,下油锅,减轻了罪孽再来背沙。”
    几个小鬼就把李老头的魂魄送到东地狱。先是上刀山,别的鬼魂一上去,就被割成碎渣抛一下来,可李老头上去后,还能自己走下来,连一点皮也没被刺伤。把执刑的小鬼都惊呆了,不知他是哪个得道的仙家,便立即把情况报告东狱殿殿主。东狱殿主叫判官翻开生死簿一看,确有邢三胖这么个人。再查善恶簿,真是恶贯满盈,理当受刑。于是殿主就大声喝斥道:“胆大邢三胖,你还敢不服罪!来呀,给我大刑侍候!”李老头刚想开口申辩,几个小鬼抓着他一下一子丢进了油锅,哪晓得刚才还浇得滚开的油,一下子就冷却下来了。李老头在油锅里就像洗温水澡一样,一点也不曾被烫伤。于是,小鬼们又拿锯一子来锯,别的罪鬼只要一上锯子就被锯成儿截。唯独他不同,刚锯断了,又合拢来,既不流血,也不喊痛,把东狱殿主都吓得不知所措,连忙报告了十殿阎王。这件事,把整个阴曹地府都轰动了。
   十殿阎王爷听到报告,也觉得奇怪,就叫把刚来的新鬼“邢三胖”押上殿来,由他亲自审问,看个究竟。
    “邢三胖,你在阳间做了多少恶事,快快从实招来!”李老头说道:“人间都说您是‘活阎王’,能洞察到人间的一切,可我不叫‘邢三胖’,我姓李,大家都叫我‘李老头’,我一辈子啥子过恶事都没做过,一直在邢员外家当长工,哪里有罪?不过我是我家主子邢员外小儿子、邢三胖的干爹…….”李老头回答道。
  十殿阎王爷见了刚捉来的新鬼“邢三胖”死不认罪,就把善恶簿摊开,一条一条地问。李老头却只喊冤枉,一条一也不承认。阎王奇了!细看“邢三胖”,只不过是个老实巴巴的庄稼汉子,确实不像是个歹人。于是就传被邢三胖毒死的邢二胖上堂对质。邢二胖一看,连说:“勾错了!勾错了,你们大大的勾错魂了!”
  十殿阎王爷问道:“怎么错了?”邢二胖说:“这不是他弟弟邢三胖。他是我家的长工李老头,是我弟弟邢三胖的干爹……”
    阎王爷这才明白,一定是黑白无常玩忽职守,勾错了魂。现在李老头已经在阳间去世多日,尸体早已经腐烂,再不能还阳间了!只好一错再错吧!
    十殿阎王,立刻传来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训斥到“你们身为鬼差,玩忽职守,勾错了魂魄,处罚你们把“奈何桥”从桥面到桥墩,仔细清洗一遍,洗完之后,立刻回阳间,让邢三胖生疮生病,活得生不如死,然后勾魂魄到阴曹地府,让他受够千百种地狱磨难,给他的干爹端茶倒水,伺候的直至下个轮回,投胎做人,让邢三胖给李老头真正当儿子!”   

图片 1 第一章阎王殿
  话说黑色鬼王见美女蛇竹叶青,被他的混元金斗装在里面,“哈!哈!哈!”大笑起来,“蛇妖女,你不是挺厉害吗?如今还是被我的宝贝装在里面!”他得意忘形,忙念动咒语,混元金斗瞬间变成一条小布袋。
  黑色鬼王大喊一声:“宝贝,飞回我手中!”“嗖!嗖!嗖!”呼呼风响,布袋向他飞来,他迅速伸手抓住,“哈哈哈哈,小的们,打道回一殿阎王殿,向我王请功!”
  众小鬼兴高采烈回答:“是,大王。”黑色鬼王手一挥,带领众小鬼向云中跳去,腾云驾雾向一殿阎王秦广王殿飞去,霎时间,阴曹地府上空,云彩翻滚,狂风呼呼响,不多一会儿,黑色鬼王带领的小鬼们腾云驾雾,来到一殿阎王秦广王殿上空。
  他们纷纷按下云头,来到阎王秦广王殿外,阎王秦广王早已经率领文武百官,敲锣打鼓迎接他们了,“爱卿,恭喜你擒住这女蛇妖,我给你的庆功宴早已准备好!”
  一殿阎王秦广王挽住黑色鬼王的手向殿内走去,黑色鬼王进入殿内一看,忙拱手对秦广王施礼:“大王,这女蛇妖诡计变化多端,恐生祸端,先处置她。”
  一殿阎王秦广王点点头:“可以这样,爱卿想得周全。”他对黑色鬼王微笑大喊:“快把美女蛇竹叶青,从你那混元金斗里取出来。”
  两个鬼卒一左一右,抬着黑色鬼王的混元金斗口袋走进来,一个面色发蓝,身穿蓝色铠甲,一双眼睛怒目而视四周,说话咿咿呀呀,另一个面色紫色,生长着一双鳝鱼一样小眼睛,给人以一种奸猾的感觉。
  他们冒着满头大汗,把口袋里装着美女蛇竹叶青混元金斗口袋,放在一殿阎王秦广王的大殿上,黑色鬼王对着口袋念动催眠咒语,对混元金斗口袋里吹了一口气,二个瞌睡虫,瞬间飞进口袋,一会儿美女蛇竹叶青在混元金斗口袋里哈哈大睡了。黑色鬼王对刚才抬混元金斗小鬼命令:“现在你们可以打开混元金斗口袋,将美女蛇竹叶青从口袋里拉出来。”
  霎时间,美女蛇竹叶青被这两个小鬼从口袋里拉了出来,她还在呼呼大睡。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黑色鬼王咆哮:“不要跑了这厮,以免后患无穷。”黑色鬼王对秦广王哈哈大笑:“陛下,她跑不了,我自有办法对付她。”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宝剑,将睡梦着的美女蛇竹叶青用红细绳子穿了琵琶骨。
  黑色鬼王笑嘻嘻对一殿阎王秦广王点头哈腰:“陛下,这下给她穿了琵琶骨,她变化不了,你尽可放心。”
  一殿阎王秦广王笑眯眯捻着白色胡须:“这下我放心了,我们一起安排以下的事情吧!”
  此时,秦广王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对两边站着的文武百官鬼王大臣得意讲述:“美女蛇竹叶青扰乱幽幂地府,罪不可饶,已被赤色黑色鬼王擒获,依照幽幂地府天条法规,应交地府判官公审定罪,我们可以命人间刚正不阿的包拯审判,我们大家都知道,包拯白天在阳间审判人间之事,夜晚到我们阴曹地府审判阴间无头案,哪位爱卿到人间走一走?去请这位包拯来幽幂地府阎王第一殿,审判这十恶不赦的美女蛇竹叶青。”
  “哈哈……”白毛鬼从文官列队中大笑走出,“陛下,我认识包拯!上次我去请包拯审查阴间毛貂老鼠一案,他将这无头案审理得一清二楚,他在我们一殿阎王殿上立下了大功,陛下论功行赏他!”
  一殿阎王秦广王听后自己拍了一下脑袋:“啊,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他走到白毛鬼面前,将一张用宣纸写好的文书递他,继续对白毛鬼说:“这是圣旨,你拿去向包拯宣读,要快去快回。”
  白毛鬼来到一殿阎王秦广王身傍,从秦广王手中拿了圣旨,从这幽幂地府腾云驾雾向人间华夏大地飞去。幽幂地府一殿阎王秦广王见白毛鬼腾云驾雾向人间飞去,又对站在两边的文武百官说:“哪位爱卿,到我们幽幂地府的藏王菩萨居住的翠云宫去,请菩萨来我们阎王一殿上审判美女蛇竹叶青扰乱幽幂地府呢?”
  赤黑黄绿鬼判急急忙忙地跳上前,看着眼前的人,跪拜在地:“到地藏王翠云宫,军师凤雏去是再也适合不过的了,大家都知道,军师精修佛学,深得地藏王菩萨器重。”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他身边站着的军师凤雏笑笑,“既然如此,军师就去一趟幽幂地府翠云宫,请大悲大慈的地藏王菩萨吧!”军师凤雏只好满脸堆笑,对一殿阎王秦广王跪拜回答:“谨遵陛下旨意,现在就前去。”军师凤雏急忙站起,摇着鹅毛扇大摇大摆走出地府,纵身一跃,跳上地府云霄中,踏一朵棉花云向地藏王菩萨居住的翠云宫飞去。
  话说幽幂地府白毛鬼从幽幂地府一殿阎王殿,腾云驾雾,在云霄中行不多时,一会儿便来到华夏京城北京。威震华夏的宋朝包拯,通过无数次投身转轮回,在清朝已经投身到了晚清朝刑部,当了御审大夫。
  这天包拯御审大夫审理完《小白菜与杨来武案件》,他为审清该案精疲力尽,太疲倦了。审完这案后,他伏在案审大堂上的公案桌上就睡着了,刚朦朦胧胧地小睡,他梦见一个白毛鬼,飘飘荡荡来到他身边,向他招手大喊:“包拯御审大夫过来。”他迷迷糊糊来到了白毛鬼身边。
  
  第二章白毛鬼见包拯
  这时,白毛鬼对他笑笑:“你就是清朝御审包拯大夫吗?”包拯对回答:“我正是御审大夫包拯,请问鬼客有何贵干?”
  白毛鬼对包拯疑惑不解,望望诧异,一脸不高兴问:“你在宋朝,我请你到我们幽幂地府一殿阎王,审理幽幂地府无头案《毛貂老鼠》,这些难道你忘了吗?”
  包拯御审大夫,这时简直成一头雾水,睁着大大的眼睛对幽幂地府白毛鬼回答:“你说的这些事,在我看来,简直是一些天方夜谭天马行空事,真的不知道你在说啥?”
  白毛鬼自言自语:“啊,我差点忘了,你现在在华夏清朝,从华夏宋朝到清朝,你已经投身十几次,已经轮回十几次人身,你在每次投身之前,又在我们幽幂地府灌了亡魂汤,因此,以前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不怪你,真的不该怪你!”
  白毛鬼对包拯大喊:“包拯,现在命你到幽幂地府第一阎王殿秦广王殿,审美女蛇竹叶青一案,这是幽幂地府阎王殿第一殿秦广王阎王圣旨。”
  白毛鬼从衣兜里取出幽幂地府第一殿阎王秦广王圣旨,大声命令,“包拯接旨!”包拯御审大夫赶紧跪在地上,口喊:“我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毛鬼见包拯如此懂礼节,忙从心里赞叹,“这包拯还是华夏宋朝的包拯,知书达理,不愧为人间的包青天。”
  包拯将圣旨一看,上面写着,“今幽幂地府阎王第一殿秦广王,特降下圣旨,请人间包拯今夜到幽幂地府第一殿阎王殿上,拜见秦广王,和众鬼判一起公审美女蛇竹叶青一案,不得有误!第一殿阎王秦广王。”
  
  第三章包拯见阎王
  白毛鬼读完圣旨后,对清朝刑部御审大夫包拯尊敬说:“我的御审包大人,跟我一起到幽幂地府阎王第一殿去吧!一殿阎王秦广王还在一殿上等着你呢!”
  包拯不敢怠慢,只好乖乖跟着白毛鬼跳上云端,腾云驾雾飞向一殿阎王秦广王殿飞去,他们从华夏北京城上空腾云驾雾,在云霄中腾云,一瞬间来到幽幂地府一殿阎王秦广王殿上。
  一殿阎王秦广王高坐龙椅上,两边整齐地站着文武百官,白毛鬼王对包拯说:“你站在殿外,不要出声,阎王秦广王宣你时,你再进来。”
  白毛鬼从文武百官站的行列中,走到一殿阎王秦广王座的龙椅下面,跪拜,“启禀一殿阎王秦广王陛下,大王吩咐我到南瞻部洲华夏,请人间法官包拯,现已经到阎王殿外,请陛下吩咐。”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白毛鬼点头微笑:“爱卿去华夏一路辛苦,请到一殿阎王殿的碧霞山庄休息。”一殿阎王秦广王对传唤官吩咐:“请包拯进殿。”一声声:“包拯进殿拜见一殿阎王。”在阴森恐怖的阎王殿上响起。
  包拯吓得额头冒出冷汗,应声回答:“是,阎王!”他脚腿发软快步走进殿上,站在台下。
  “啊!台下可是人间包拯?”
  包拯见此赶紧跪下:“在下正是人间华夏清朝御审大夫包拯,祝阎王秦广王陛下龙体健康,与天同寿,与地同庚!”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人间包拯龙颜大开:“包拯不必多礼,请站起来说话。”包拯才敢从一殿阎王殿站了起来,他对一殿阎王殿上两边的文武百官都不敢正视环顾一眼。
  一殿阎王秦广王见人间包拯有些拘束,忙对包拯示意说:“包爱卿不要如此拘束,霎时间在这一殿阎王殿上,公审美女蛇竹叶青,还要你人间判法官包拯与我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一起审判。”
  包拯对一殿阎王秦广王说道:“是,谨遵阎王法旨。”一殿阎王殿海瑞从台下文官阵营走出,对人间法官包拯恭敬施礼:“包黑子,一殿阎王殿公审美女蛇竹叶青法庭已经准备就绪,我们一起去,不要耽误。”
  第四章庭审现场
  鬼判海瑞走到包拯跟前,拉着包拯手:“包拯大人,我们去法庭吧!那边的庭审现场还等着我们。”包拯惶恐点点头,他们对一殿阎王跪拜施礼:“陛下,我们去法庭了。”
  一殿阎王秦广王回答:“我和众大臣处理完公务,还要来傍听你们的审判。”包拯和地府一殿阎王殿的大判官们,一起向坐落在殿正西门审判大殿走去。
  “欢迎包大人来,亲审美女蛇竹叶青案子,这下美女蛇竹叶青有活命了。”陪审团座席上的陪审员李逵站起来鼓掌欢迎,霎时间,台下观众欢呼跳跃,掌声不断。
  包拯往审判法庭环顾一眼,审判庭台下坐满了傍听的大小鬼簇,傍听席上座无虚席,审判庭台上正席留着幽幂地府地藏王菩萨和一殿阎王位置,审判席左边是人间包拯席位,右边是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席位。
  “包大人,这是我们的座位,包大人请,我坐在你的右边。”鬼判海瑞拍了一下人间包拯的肩膀,客气说,人间包拯也客气回答:“海瑞大人太客气!”霎时间,他们分别在各自的位子坐好。
  这时,主持审判庭的法官花脸鬼正要宣布开庭公审美女蛇竹叶青,一个鬼差来报:“各位法官判官,稍等一下,幽幂地府地藏王菩萨驾到。”
  一眨眼,一道金光飞到审判庭主位子上,地藏王菩萨现出金身来到庭审现场,众人一起下拜,“恭祝地藏王菩萨来到美女蛇竹叶青庭审现场,祝菩萨仙寿无疆!”
  菩萨放大光明云,霎时间,庭审现场,霞光万丈,祥云悠悠,仙鹤飞翔,鲜花普降,这时,菩萨坐在主位子上,对众人开金口:“我佛慈悲,我代表我佛如来佛祖,前来听听庭审美女蛇竹叶青现场,请大家稍安勿躁!”
  地藏王菩萨开完金口,又使用法术大放光明云,放毫光,普降鲜花,审判美女蛇竹叶青的庭上,天花乱坠,法庭上紫雾云绕,万紫千红!
  正当地藏王菩萨普降锐气紫雾时,又有一鬼差来报:“一殿阎王秦广王带领文武百官,已经前来审判庭上傍听庭审现场。”
  “啪,啪,啪!”掌声响起,一殿阎王秦广王率领文武百官走进庭审大殿,他们在阎王秦广王带领下,向菩萨跪拜施礼,主持审判庭的法官花脸鬼,对地藏王菩萨礼拜后问:“菩萨,一殿阎王秦广王已经到来,庭审开始吗?”
  地藏菩萨开金口点头说:“可以开始。”
  主持审判庭的花脸鬼站在法庭发言席上,对台下傍听众生大声喊:“幽幂地府一殿阎王殿审判美女蛇竹叶青公审开始,下面请公诉人白毛鼠提起公诉。”
  
  第五章鬼殿辩护
  公诉人白毛鬼走上公诉庭,望大家,向美女蛇竹叶青提起公诉:“尊敬的法官先生,傍听者及地藏王菩萨,阎王殿一殿阎王秦广王,众所周知美女蛇竹叶青不顾幽幂地府阎王条律,为儿女私情私自擅闯阴曹地府,追讨师弟紫觉知空魂魄,致使阴曹地府一殿阎王不得不调兵遣将,围剿美女蛇竹叶青,该兴师问罪,使幽幂地府一殿阎王殿鬼族不得安宁,这一切后果皆由美女蛇竹叶青个人承担,请阴曹地府各位判官和人间包拯依法治美女蛇竹叶青的死罪。”
  主持法庭的法官花脸鬼宣布将蛇妖美女蛇竹叶青押上法庭,一会儿美女蛇竹叶青带着脚镣铐手铐,一步一步艰难来到庭审被告席上。
  法庭主持人花脸鬼对美女蛇竹叶青看了一眼:“被告,你对幽幂地府阎王一殿公述人对你的供述有没有异议?”美女蛇竹叶青对幽幂地府庭审现场法官棒棒鬼说道:“我对公诉人的公诉没有意见。”
  法庭主持人花脸鬼对台台下傍听席观众宣布:“现在我们请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和人间包拯,请他们分别对美女蛇竹叶青进行审判。”
  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对站在被告席上的美女蛇竹叶青审判大声呵斥:“蛇妖女,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你私自擅闯幽幂地府,已违背了玉帝对阎王殿颁布天条律令,依照天条律令应当处以绞刑,这在《天条律令》第一百九十九条就能看到。”等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的话音刚落,在审判庭下的傍观者在下面窃窃私语,“将美女上竹叶青除以绞刑,天理不公,只能将美女上竹叶青判无期徒刑。”
  霎时间,审判庭上人声鼎沸,胆大的傍观者大声对台上地府大判官海瑞大喊:“这样审判天理不公,还是请人间包拯御审大夫再审。”
  法庭主持人花脸鬼见下面幽幂地府海瑞对美女蛇竹叶青的宣判,傍听观者一万个不服,为了给地府大判官海瑞一个台阶下,他对大家宣布:“幽幂地府是一个法治国家,法庭一定按程序办事,现在欢迎人间清朝御审大夫包拯,来审理美女蛇竹叶青私闯幽幂地府案。”

从前,山东有个书生,长得白净潇洒,憨厚大方,为人直率,但家境贫寒,只有半间茅舍,无亲无妻,好不凄凉。

每年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要祭拜灶王爷,可是这个穷书生家实在是太穷了,没有哪一年给灶王爷送上点什么祭品。灶王爷非常生气,后果非常严重,一张状纸把穷书生告到阎王爷那里去了,说穷书生阳寿己尽,福薄命短,说了书生的好多坏话。

阎王爷和灶王爷是好哥们,看完状纸,立即派遣两个赤发鬼到阳间去抓穷书生。

这天夜里,书生又在挑灯夜读。到了三更天,书生犯困,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两个赤发鬼一看机会来了,轻声呼唤书生的名字,书生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他,不知不觉就跟着赤发鬼走,进了阴曹地府。

进了地府书生就醒了,拾头一看,只见殿堂上悬挂一块招牌,上面金光闪闪三个大字“阎王殿”,再看殿内,两旁各站立着一排小鬼,一个个怪模怪样,凶煞无比。书生见到这个情形,吓得脚肚子直抽筋儿。

突然旁边一个小鬼吼叫道:“不懂事的新鬼,见到阎王爷还不下跪!”

书生赶忙上前叩头行礼:“小生叩见阎王爷。”

阎王说道:“你阳寿已尽,快快签字划名,等候发落。”说完,一个无头鬼把一本花名册和笔扔给书生。

书生见到这番情形,渐渐忘记了害怕,冷静下来了,他心里明白,只要在花名册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就要立刻受死,然后到阴间受罪。那可怎么办呢?得赶快想个好主意。

书生急中生智,说道:“大王,写名字倒容易得很,我只是还有一桩心愿未曾了结,就是我在阳世间,曾得到一件无价之宝……”

书生还没说完,阎王爷就笑了:“哈哈……你这穷书生还有宝?真是笑话。如果你真有宝,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书生戏阎王,荒野酉时勾错魂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