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县祖父当爹,包老牛大观区祖父

来源:http://www.heyin16.com 作者:神话传说 人气:188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听罢三娃的讲述,老刘头的双眉渐渐皱了起来。 不到半个月,胡府的库房里又堆起了一座金灿灿的小山。 官兵见状,立刻乘势杀上船来,水匪成片地倒下。刘黑七手持单刀,将浑身颤

听罢三娃的讲述,老刘头的双眉渐渐皱了起来。

不到半个月,胡府的库房里又堆起了一座金灿灿的小山。

官兵见状,立刻乘势杀上船来,水匪成片地倒下。刘黑七手持单刀,将浑身颤抖的牛师爷从船舱中拎了出来,叫道:你才是真正的蠹虫啊!说完,手起刀落,将牛师爷砍翻在地。

第二天,老刘头穿戴整齐,拄着拐杖来到了客厅。不一会儿,谭德恒引着一个穿官服的人走了进来。那人见着老刘头就上前请安,向他探问健康状况。

胡一德俨然是个孝子。他亲自搀扶包老牛,向来宾们一一致谢。这场寿宴直闹到深夜才散。

刘黑七起初并不信任牛师爷,但牛师爷深知官兵的剿匪伎俩,他接连帮刘黑七出了几个鬼点子,让刘黑七打了几场胜仗,这样一来便获得了刘黑七的信任。

这天傍晚,三娃慌慌张张地从外面溜回来。他趴在老刘头耳边悄声说:“老爹,我在谭府后院看见了另一个你。”

于是,包老牛斩钉截铁地说:“栽赃陷害,没门!”

刘黑七为了考查他的能力,便让牛师爷到苏州城中为水匪们购买紧缺的兵器、粮食和箭,并派了三名心腹看着牛师爷。

黄师爷捻着山羊胡笑道:“不需半文钱打点,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就行。”

成天闷在屋子里,包老牛只好靠做包子来打发时间。那些蒸好的包子就让胡府的仆人们分着吃。三娃毕竟是个孩子,他实在憋得难受。有时乘人不备,他便偷偷溜到花园里去玩。

原来,刘黑七手里的十几条船都已经破旧不堪了,所以他准备造些新船。最近,刘黑七正派手下四处搜捕手艺高超的木匠。牛师爷有个表弟,绰号牛犄角,是太湖地区最有名的木匠,他怕被刘黑七抓去,躲到了牛师爷的家里。

那门丁点点头,说道:“这个我已晓得,只是出门前要对你搜一搜。”

说着,牛大发将手往身后的门板一指。

计划失败,牛犄角只得继续为刘黑七造船。这天傍晚,他正在造船,突然看到牛师爷坐一条小船,来到了湖心岛。他万分惊诧地道:表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被刘黑七抓来的?

“慢着,我还有两个条件。”老刘头说道。

说完这一句,胡一德喜滋滋地回到公案后。只见他把袍袖一抖,说道:“此案另有蹊跷,本官需进一步调查,今日暂且退堂!”

牛师爷连连摇头说:不是,我是来投奔刘爷的!

然而,老刘头渐渐看出了这内中的猫腻。疾恶如仇的他决定借机修理谭德恒这个贪官。

胡一德又举起惊堂木,打算把包老牛接下来要说的话吓回去。可就在这时,他瞅见了包老牛那张通红的脸,目光一下子呆住了。“你,你就是被告牛有福?”胡一德指着堂下的包老牛,惊讶地问。

刘黑七命手下将工具箱里的船蠹,全部倒进了船舱,一炷香的时间后,那些啃食船板的蠹虫都死了。原来,刘黑七造船的木材,全都用有毒的狼毒水煮过。

老刘头答道:“正是小民。”

“告状?告什么?!”胡一德和周师爷异口同声地问。

牛犄角亲自建造的那艘木船已经快完工了。这天中午,他正准备趁水匪防守松弛的机会,将工具箱中的船蠹倒入底舱,突然发现刘黑七抱着一坛花雕,拎着两条狗腿,来到了造船的湖心岛。牛犄角只得立刻关上了盛满船蠹的工具箱暗格,从船上跳下来,点头哈腰地说:刘爷您百忙之中赶过来,不知道有何指教?

黄师爷略一沉吟,心里已猜着了八九分。他喝退门丁和仆人,凑到谭德恒耳边嘀咕了几句。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这天周师爷对包老牛说:“明日胡知县的一位朋友要来拜访你,到时你需如此这般行事……”

明朝年间,太湖闹水匪。最大的水匪头子名叫刘黑七。为了剿灭刘黑七,苏州府的牛师爷给府台谭鑫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强征剿匪銀,准备造船灭匪。

有个冬天的早晨,老刘头刚打开铺门,忽然发现屋檐下蜷缩着一个冻得半死的小乞丐。老刘头立刻把小乞丐抱回屋,喂给他刚出笼的热包子。小乞丐叫三娃,得救后便留在包子铺当了小伙计。

当天晚上,县衙的周师爷找到了包老牛。他开门见山地问:“包老牛,这桩官司你是想赢还是想输?”

太湖水匪,杀人越货,民愤极大,面对谭府台剿匪不力的局面,当今天子龙颜震怒,特命北威将军张震,前来惩办贪官,领兵剿匪。

第二天上午,谭德恒正和黄师爷在书房清点寿礼的账目。忽然,管库房的仆人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他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好了,库房失窃啦!”

包老牛干咳了几声,哑着嗓子说:“多谢贤侄挂怀,老朽前一阵偶感风寒,在床上病了几天,如今已好了七八成。”

刘黑七拉着牛犄角的手,重新上了匪船,说道:你辛苦了,今日我要犒劳你一下!

老刘头的心咯噔一下,暗想:这厮莫不是来索贿的?于是,他没好气地说:“咱们县的税多如牛毛,老汉我小本经营,挣得那几个辛苦钱仅够糊口。这上下打点的银子一两也拿不出!”

胡一德听了差点没把肺气炸。此时,一旁的周师爷开了腔:“包老牛,你把珠宝和周金包在包子里,然后让三娃偷偷带出府去,对不对?”

牛犄角装作害怕的样子,很快就乖乖就范,帮刘黑七造起船来。牛犄角的手艺的确高超,很快,一条条匪船便初具雏形。

黄师爷眨着一对小眼睛说:“谭大人在本县的任期还有两年,这两年里你一直要给他当爹。至于内中的缘由,你就不必多问了。”

包老牛搬进了那所大屋子。三娃悄悄告诉他,这屋子正是那个长得和包老牛一模一样的老者住过的。

刘黑七的匪船全部靠岸,北威将军张震的步兵立刻派上了用场,面对一千多名蜂拥而至的官军,刘黑七大叫一声:放箭!谁知,手下们纷纷发现,箭尾的羽毛都掉落下来,根本不能用!原来,牛师爷买箭时拼命压价,箭作坊只能用劣质的鱼胶来制箭,所以一遇到风雨,箭尾的羽毛便会掉落。

寿诞的前一天,老刘头向谭德恒提议:自己要做六十六个肉包子施舍给穷人,以此表示庆贺。

第二天上午,胡一德正和周师爷在书房清点寿礼的账目。忽然,管库房的仆人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他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好了,库房失窃啦!”

刘黑七和牛犄角一起喝酒吃肉,半个时辰之后,刘黑七就有七八分醉了。忽然,他起了兴致,摇晃着站起,舞起刀来。谁知,他咔嚓一刀,正斩在牛犄角的工具箱上。牛犄角的工具箱顿时被斩成两半,里面的船蠹纷纷爬了出来。刘黑七见状,恶吼一声道:牛犄角,你胆子不小啊!

老刘头心地善良,最同情穷苦人。遇着身无分文的流浪汉上门,他总是免费施舍热腾腾的肉包子。

包老牛正躺在床上抽烟袋,那神情怡然自得。

牛犄角知道难逃一死,于是说:刘爷,我奉官府之命,准备用蠹虫毁你的匪船,这件事是我一人所为,跟我手下其他人无关!

黄师爷又问:“当时三娃身边是否带着东西?”

一到胡府,包老牛和三娃就被软禁起来。俩人的伙食虽然不错,但却失去了行动自由。

刘黑七知道牛犄角的大名,他指着堆放在湖心岛的木料,说道:只要造出一艘船,就赏你们一百两银子,要是偷懒,立刻剁碎沉湖,送你们和龙王爷喝酒去!

成天闷在屋子里,老刘头只好靠做包子来打发时间。那些蒸好的包子就让谭府的仆人们分着吃。三娃毕竟是个孩子,他实在憋得难受。有时乘人不备,他便偷偷溜到花园里去玩。

胡一德气得暴跳如雷,他冲包老牛吼道:“老东西,你是不是活腻味了?”

图片 1

3.你是我亲爹

第二天,包老牛穿戴整齐,拄着拐杖来到了客厅。不一会儿,胡一德引着一个穿官服的人走了进来。那人见着包老牛就上前请安,向他探问健康状况。

接着,牛犄角等人的眼睛被蒙上黑布,送到了太湖芦苇丛中一座非常隐秘的湖心岛上,这里就是刘黑七的秘密造船之地。

黄师爷想了想,也同意了。

堂下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都搞不懂这是咋回事。牛大发的心里更是打起了鼓,他暗自思忖:难道五百两银子还不够,姓胡的临时变卦了?

刘黑七给了牛师爷三千两银票,谁知牛师爷硬是把价格压到了两千六百两,接着将剩下的四百两银子和那三名水匪均分了。

堂下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都搞不懂这是咋回事。牛大发的心里更是打起了鼓,他暗自思忖:难道五百两银子还不够,姓谭的临时变卦了?

包老牛处处与人为善,可祸事却偏偏找上门来。事情还得从牛家的祖坟说起。

牛师爷说,但凡木船都怕生船蠹虫,船蠹能将木船咬得千疮百孔,解体沉湖。他的办法是让牛犄角打入刘黑七帮派内部,找机会将船蠹弄到刘黑七的船上,这样定能不战而胜。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这天黄师爷对老刘头说:“明日谭知县的一位朋友要来拜访你,到时你需如此这般行事……”

“为什么要我当爹,怎么个当法?”包老牛问周师爷。

几万两银子很快便收了上来,谭鑫不禁有些心动,他想,这些银子要是能装到自己的腰包,那该多好啊!这天,谭鑫叫来牛师爷,说了自己的想法。

一见到老刘头牛大发就嚷:“姓刘的,你卖的包子吃出人命啦!”

包老牛上前细看,见那门板上躺着个死去的小女孩。女孩的尸体旁还搁着半只吃剩的肉包子。

很快,牛犄角便开始了准备工作。他命人从破旧船只的船板中挖出来了不少蠹虫,然后藏进了自己和徒弟们工具箱的箱底夹层中。

老刘头处处与人为善,可祸事却偏偏找上门来。事情还得从刘家的祖坟说起。

周师爷满意地一笑,说:“那就关了铺子,跟我走吧。”

谭鑫听后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便将牛犄角叫到了府衙,说了整个计划。牛犄角在谭鑫的威逼利诱下,只得点头答应了。

老刘头正躺在床上抽烟袋,那神情怡然自得。

胡老太爷身染重病的消息已经走露,好多候补县令正闻风而动。不久,胡老太爷一命呜呼,胡知县趁着夜色将父亲偷偷下葬。随后,胡一德让包老牛粉墨登场,以亲爹的面目会见前来打探虚实的那名候补县令。接着,他又让包老牛反复公开亮相。这一招果然奏效,大家都以为胡老太爷已经转危为安。

牛师爷听完,诡秘地一笑,说:谭府台,我还真有一个办法可以不花多少钱就灭了这帮水匪,到时候省下的银子自然就进了大人的腰包,只是这个办法见效有点慢!

半个月后,省城杭州新开了一家刘记包子铺。人们都说,那家铺子所卖的包子特别好吃。

“慢着,我还有两个条件。”包老牛说道。

刘黑七恶吼一声道:立刻给刘爷好好造船,否则我就将你们千刀万剐,丢进太湖喂王八老鳖!

当天晚上,县衙的黄师爷找到了老刘头。他开门见山地问:“老刘头,这桩官司你是想赢还是想输?”

寿诞的前一天,包老牛向胡一德提议:自己要做六十六个肉包子施舍给穷人,以此表示庆贺。

刘黑七呵呵笑道:这点不入流的伎俩,还想在刘爷面前显摆,这不是关老爷门前耍大刀吗!

早上起来,他亲手将包子上屉蒸熟,让三娃端到府外施舍给穷人。

包老牛点点头说:“好,我答应了,就给姓胡的当一回爹。”

在一个乌云密布的暗夜,水匪们在刘黑七的指挥下,乘着匪船,偷偷地向官兵的战船行驶了过来。

老刘头碰了碰肉包子又摸了摸小女孩,然后说:“牛掌柜,你家小丫头的尸首已经僵硬,而这半只肉包子还是温热的,这解释不通呀。”

这天,牛家的一个小丫头病死了。牛大发眼珠一转,登时想出了个坏主意。他先派人去牛记包子铺买了几只肉包子,然后命仆人抬着小丫头的尸体和半个吃剩的包子来到了包老牛的家。

水匪想要取胜,必须要有大量的箭,牛师爷被派到了苏州城中,秘密购箭,3万支箭,本来需要五千两银子,可是经过牛师爷压价,用四千两银子就搞定了。剩下的一千两银子,又进了牛师爷和那几名购箭水匪的腰包。

牛大发早有准备,他一声冷笑,阴阳怪气地说:“那好,咱衙门里见。”说完牛大发就带着人走了。

那门丁点点头,说道:“这个我已晓得,只是出门前要对你搜一搜。”

接着,谭府台给牛犄角派了一个修建望湖楼的工作。望湖楼并不是一座真正的楼,而是一个瞭望太湖匪情的高台。三天后,刘黑七的手下被吸引了过来,他们乘船从芦苇荡杀上岸来,将牛犄角和他的徒弟们抓上了船。

老刘头说:“谭知县隐匿父丧,逃避丁忧,这样的大罪该不该告?”

包老牛冷冷一笑说:“我看,胡知县才像活腻味了。”

张震手持尚方宝剑,来到了苏州府,谭鑫一见大势已去,当即服毒自杀。牛师爷平素与谭鑫狼狈为奸,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于是割下了谭鑫的人头,撬开谭鑫藏匿银票的铁柜,然后带上钱和人头,到太湖找刘黑七入伙来了。

黄师爷顿时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问:“啥条件?”

之后的一段时间周师爷每天来见包老牛,教他如何扮演县太爷的亲爹。

图片 2

2.奇怪的条件

官宦人家做寿,一是为了排场,二是为了敛财。胡一德人称贪得很,这个搂钱的好机会他岂能放过。胡知县让周师爷写了两百多份请柬,县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富商人手一份。

匪船距离官兵的战船50米远的时候,官兵就发现了水匪,双方一时间乱箭如雨,对射了一会儿后,官兵不敌,弃船上岸,纷纷逃命。这时,忽起北风,刘黑七的匪船都被巨浪推到了岸边,接着电闪雷鸣,一场暴雨骤然而至。

清朝道光年间,余姚县北门有家刘记包子铺。这刘记包子铺的掌柜刘长庚已年过六旬,大伙儿都管他叫老刘头。

包老牛的心咯噔一下,暗想:这厮莫不是来索贿的?于是,他没好气地说:“咱们县的税多如牛毛,老汉我小本经营,挣得那几个辛苦钱仅够糊口。这上下打点的银子一两也拿不出!”

牛师爷不仅点子多,而且非常有办事能力,没多久,就成了刘黑七的心腹谋士。张震来到太湖剿匪,手下只有20多条战船,他们因为地形不熟,连吃几次败仗后,就由攻转守,处于劣势。刘黑七决定发起总攻,消灭官兵的船只,让朝廷剿匪的计划化为泡影。

傍晚时分,谭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余姚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赶着来为谭老太爷贺寿。牛大发也在其中,他给县太爷的爹敬献了一对价值不菲的夜明珠。

周师爷继续说:“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你还犹豫个啥?”

很快,牛犄角徒弟们的工具箱中也被搜出了蠹虫。

此时谭德恒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声色俱厉地警告老刘头,一切都要按黄师爷的吩咐行事,不许乱动乱说。接着,一个丫环走了进来。她给老刘头换上考究的服饰,并把一根龙头拐杖递给他。

仆人说:“那匣最贵重的珠宝不见了,另外还少了许多金元宝。”

半个月后的一天深夜,老刘头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外面传来许多匆忙的脚步声。他从床上爬起来,隔着门缝往外瞧。借着朦胧的月光,老刘头看见一伙人抬着一口棺材朝外走。谭德恒默默地跟在后面。

胡一德恶狠狠地问:“老东西,是不是你偷了我的周金和珠宝?!”

老刘头接着说:“我做的包子选料新鲜,现蒸现卖,怎么会吃死人?”

这一切究竟是咋回事呢?

不到半个月,谭府的库房里又堆起了一座金灿灿的小山。

接下来,包老牛按照周师爷的安排,每天清晨都拄着拐杖在府门前散步。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仆人们还护送包老牛去庙里进香。这样折腾了半年,就到了胡老太爷六十六岁的寿辰。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给县祖父当爹,包老牛大观区祖父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

上一篇:魂断九龙帐,闽国皇后陈金凤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