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珍不为人知的晚年生活遭遇,1984年邓小平为

来源:http://www.heyin16.com 作者:中华历史 人气:147 发布时间:2019-11-04
摘要:1947年,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王稼祥向国内的毛泽东电告了当时正在苏联的贺子珍的情况,并费尽周折将贺子珍从苏联送回祖国,贺子珍在苏联时曾被关进疯人院,遭受了非

1947年,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王稼祥向国内的毛泽东电告了当时正在苏联的贺子珍的情况,并费尽周折将贺子珍从苏联送回祖国,贺子珍在苏联时曾被关进疯人院,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屈指算来,她已经闲散了20多年了,她无所事事,虚度了几十年最好的年华。过着这样无聊的日子,并非她所愿,而是环境所迫。现在,江青倒台了,阻挡她工作的这块大石头已经搬去,她觉得,是到了让她恢复工作的时候了。她完全忘了,此时自己已经是个67岁的老人了,早已过了离休的年龄,应该在家里安度晚年了。


时间:2013-05-15 16:00:10 来源:不详

贺子珍带着女儿李敏和杨开慧烈士留下的两个儿子毛岸英和毛岸青,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祖国,踏上了刚获解放的东北土地,她先在哈尔滨等候通知,结果她失望了。

图片 1

1984年邓小平为贺子珍的葬礼规格定调1984年邓小平为贺子珍的葬礼规格定调

不久,贺子珍母女俩从哈尔滨去了沈阳,贺子珍曾在东北财委工作过一段时间,为了贺子珍的前途问题,她的妹妹贺怡还专门找过毛泽东。

本文摘自《贺子珍》,陈冠任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年6月版

饱经风霜的老人终于去了

到了1949年10月,毛泽东和他众多的战友们在北京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然而作为曾经参加井冈山斗争的老战士之一的贺子珍,却不能和毛泽东一起在北京共享这一历史性的胜利。

1976年10月,在毛泽东去世一个月后,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江青等于10月6日被抓起来了!四人帮被打倒了。

时光飞逝。1984年4月初,贺子珍就断断续续出现体温升高的现象,到了中旬,突然变成高烧,而且便血,结果,又住进了华东医院。在医院,医生们用很多药都没能把体温降下来。

贺子珍的存在,对江青来说,如果无动于衷,反倒不合乎逻辑,毛岸英、毛岸青和李敏被接去北京,而贺子珍却一个人被送往上海,使她长期过着孤独的、几乎与世隔绝的凄凉生活,贺子珍的名字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被整整抹去了三十五年,为了顾全大局,她别无选择地接受了这一不公平的现实。

江青一抓,笼罩在贺子珍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但是,她还没对江青的垮台做什么评论,只是对李敏说:我可以干点工作了,哪怕是写写回忆。

4月15日,孔令华正在辅导孩子们写作业,突然,电话急剧地响了,孔令华一接电话,原来是中办来了个电话,说:贺子珍病重,已经准备好去上海的飞机票,请李敏全家马上到上海去。

时间确实会重新安排历史,当毛泽东走完了光辉的一生以后,江青由于造孽深重被关进秦城,贺子珍的名字这才出现于光天化日之下。

此时的贺子珍,已经是满头白发,她的身体非常衰弱,但是她那颗要为人民做一点事的壮志雄心,依然未减当年。

李敏听到这消息,知道母亲的病情已是十分严重了,马上对丈夫说:“母亲病重了,我们马上去上海!”

图片 2

屈指算来,她已经闲散了20多年了,她无所事事,虚度了几十年最好的年华。过着这样无聊的日子,并非她所愿,而是环境所迫。现在,江青倒台了,阻挡她工作的这块大石头已经搬去,她觉得,是到了让她恢复工作的时候了。她完全忘了,此时自己已经是个67岁的老人了,早已过了离休的年龄,应该在家里安度晚年了。

孔令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这时接他们去机场的汽车已经来了。wwW.lSqn.Cn孔令华搀扶着李敏上了汽车。

贺子珍先于毛泽东上井冈山,永新县的第一任妇女部长,工农红军中的第一名女战士。

在1977年春天来临的时候,贺子珍兴冲冲地去了一次福建,看望了刚得到解放的哥哥贺敏学。

李敏早几年就患了心脏病和淋巴结肿大,此时也正在病中,听到妈妈病重的消息更是紧张,上了飞机,心仍咚咚咚地跳着,脸色苍白,她为了减轻心中的痛苦,用手捂住胸口,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孔令华马上给她服了治心脏病的药,安慰她不要过于担心,女儿东梅懂事地说:“我姥姥会好起来的。”

1978年春,当时参加过井冈山革命斗争的红军将领何长工来到上海,我陪同他去华东医院看望病中的贺子珍,他站在贺子珍的病床前深情地对我说:“当年我是工农革命军的党代表,后来是红军中的旅长,子珍是我手下唯一的女队长,她可是实实在在的领过兵打过仗的女战士。”

在福建,她和哥哥共同回忆起了十几岁闹革命的日子,一同回忆当年与毛泽东在井冈山的往事。兄妹俩互相激励着,准备为党和国家再贡献力量。然而,贺子珍从福建到上海后,正当她满怀希望向往着未来之时,新的不幸又降临到她的头上。一天上午她一觉醒来时,发现左手抬不起来,左腿也不听使唤了。最后,医生诊断为中风,她的左半身偏瘫了。贺子珍很快就被送进了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华东医院,从此再也没能站立起来。

飞机到达上海后,一部小汽车已经等候在机场,他们被直接送到了华东医院。

当时红军中的女同志也不少,但真正当过军事指挥员的只有三个人:朱老总的夫人康克清,贺龙的妹妹贺英,还有毛主席的夫人贺子珍。

接着,医生又检查出了她患有糖尿病。

李敏来不及听医生介绍母亲的病情,直奔病床前。这时,贺子珍呼吸急促,两颊通红,消瘦憔悴,非常虚弱,眼睛微微闭着。

何长工说完紧握着贺子珍的手动情地问:“子珍,你说是吗?”贺子珍高兴地笑了,她用不太清楚的发音点着头说:“是的!是的!”眼里充盈着激动的泪水。

贺子珍又重新陷入了异常的痛苦之中。

李敏俯下身子,刚想叫声“妈妈”时,贺子珍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女儿和孩子们都来了时,脸上的肌肉动了一下,似乎在微笑。她的嘴唇动了一下,似乎在说:“你们来了。”

贺子珍,原名贺自珍,乳名桂圆,1909年出生在永新县城西二十公里万年山下禾木河畔的黄竹岭村,贺子珍的父亲贺焕文本是个前清举人,当过县官,后因一场官司使得家境一蹶不振,贺子珍八岁时随父母迁居永新县城南门,父亲开设了一爿杂货店,贺子珍自幼生得眉清目秀,白嫩的皮肤,鸭蛋形的脸庞,是当时永新城里的“一枝花”。

面对这接踵而来的不幸,贺子珍万分痛苦,她并不是为自己忍受不了身体的病痛而痛苦,而是为不能为国家和人民再去工作而痛苦!

李敏俯身靠近母亲,轻轻地说:“妈妈,你好吗?我们看您来了。”

她生性倔强刚毅。那时女子上学的还不多,她顶住了社会舆论,坚决上学读书,1925年正是大革命时期,16岁的贺子珍便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投身于革命事业,和哥哥贺敏学、妹妹贺怡一起,是当时永新革命青年中的“三贺”。

图片 3

贺子珍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她看着女儿深深地点了点头。她嘴唇动了几下,还用眼睛示意:站在李敏身旁的医生,就是为她看病的医生。贺子珍自从偏瘫后,说话就不太清楚,现在在高烧中,没有力气,说话更轻。李敏听不清楚妈妈说什么,但她明白她的意思,这是母亲在向她介绍给自己治病的医生,告诉她:自己生病住院了,医生们在照顾。李敏向医生说了声“谢谢”后,问母亲:

北伐军打到永新后,她当了永新县第一任妇女部长,1926年转为中共党员,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贺子珍和她的哥哥贺敏学一起,参与并领导了永新农民暴动后,于1927年8月毅然登上井冈山,投奔王佐、袁文才领导的宁冈农民自卫军;10月,毛泽东在湖南领导了秋收起义后登上井冈山,与王、袁队伍汇合,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贺子珍是这支数以千计的革命队伍中的第一名也是唯一的女战士,可见青春时代的贺子珍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女强人。

毛泽东与贺子珍

“妈妈,您哪里不舒服?”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中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贺子珍不为人知的晚年生活遭遇,1984年邓小平为

关键词:

最火资讯